專家指出:
  這類捐贈希望法律來規範
 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嘯指出,捐款者、受捐者與網站之間存在多重法律關係,要具體分析。求助人,在法律上委托網站處理髮布求助信息。受托人即網站,應該幫委托人去處理這個事務,也可以收取相應的費用,此案中就是有償委托。按法律規定,委托可以是有償的,也可以是無償,網站可以收取一定的費用。
  程嘯表示,如果網站收取“置頂費”,就不能高於一定的比例,但法律並沒有明確的規定。因而建議,應規範捐贈,比如什麼人能發起捐贈,捐贈的款項怎麼使用、管理,可不可以收費、收費的比例是多少,涉及公共利益的,希望法律有強制性規定。
  對於飽受爭議的“置頂費”,無論是在回答網友的投訴,還是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的採訪,施樂會相關負責人均稱,施樂會今年5月就停止了收“置頂費”。那麼,“置頂費”真的取消了嗎?還是進行了“變形”?
  1次變形
  打入員工私人賬戶
  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,施樂會相關負責人稱,“置頂費”已經取消了。然而,成都商報記者調查瞭解到的情況卻不是這樣的。在施樂會網站上,所有人都可以給網站的工作人員捐款。4月30日,一名網友將施樂會員工陳煥鋒接受捐助的明細發佈在網絡上。這份長達21頁的受捐及捐贈明細里,陳煥鋒共得到捐助741次,合計157738元;而陳煥鋒捐給求助人64次, 合計35762元。
  這名網友質疑,施樂會雖然錶面上宣佈取消了“置頂費”,但通過新的方式———由求助者直接捐款給員工,來獲取“置頂費”。對此,施樂會客服劉巍說:“目前施樂會取消了置頂功能,您所羅列信息為員工陳煥鋒因服務到位,愛心人士捐助給他的。”
  2次變形
  打入“46網絡營銷中心”
  多名求助者反映,在施樂會宣稱取消“置頂費”後,求助人通過一家名叫“46網絡營銷中心”(以下簡稱46網)的網站交納置頂推廣費。交費後,求助帖會得到推廣,並能夠顯示在施樂會網站首頁。
  求助者楊金梅保留有多張在該網站的充值記錄。她出示的一張該網站的置頂充值記錄顯示名稱為:施樂會服務推廣數據,置頂時間:7月17日。當天共進行7次置頂,每次置頂都詳細寫明瞭金額,進行操作的客服人員7次置頂共花費4300元。
  楊金梅說,為她置頂的46網客服,同時也是施樂會的客服人員。“實際上就是換了個招牌,繼續收‘置頂費’。”
  11月3日,劉蒼龍向成都商報記者出示的銀行打款單據顯示,這天下午,他還向施樂會客服人員李遠遠銀行賬戶匯入5000元,用於自己求助帖的置頂推廣。雖然施樂會會長方路稱,李遠遠在10月初時已從施樂會離職。不過,在施樂會官方網站“在線客服”一欄,李遠遠的名字、照片以及聯繫方式,仍然掛在醒目的位置。對此,施樂會負責人之一潘旭苗解釋說:“人員緊張,還沒來得及撤下去。”
  李遠遠本人接受採訪時表示,她現在在46網工作。
  11月4日,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施樂會後第二天,原本放在網站首頁醒目位置的包括李遠遠在內的4名客服人員頭像、聯繫電話等圖標,均已被撤下。
  施樂會與46網是什麼關係?
  離職客服:46網和施樂會網站是一起的
  多名求助者向成都商報記者證實,施樂會雖然宣稱取消了“置頂費”,但實際上46網成了施樂會的一個馬甲。一部分客服是施樂會的客服,談的是施樂會網站的置頂,“只不過,收錢的變成了46網,或者私人賬戶———就是我們常說的,一套人馬,兩塊牌子。”一名網友這樣概括。
  在回覆網友投訴時,潘旭苗承認,46網是施樂會合作網站之一。11月4日,成都商報記者多次撥打46網絡營銷中心網站下方的電話,均無人接聽。已從施樂會離職的客服人員張林(化名)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在他沒辭職之前,他既是施樂會的客服,也是46網的推廣工作人員。今年5月之後,“置頂費”仍然在收。
  “46網和施樂會網站是一起的,46網是一個推廣網站。”張林說,他的工資由施樂會發。
  劉秉元(化名)也曾是施樂會客服,幾個月前從施樂會離職。劉秉元說,施樂會確實向求助者收取置頂推廣費用,用於求助信息的推廣。“這個費用,一部分是用來置頂,另一部分花在了去各個論壇、網站推廣宣傳上。”
  劉秉元第一次接觸到“置頂費”,感覺“難以理解”。“我當時以為施樂會是政府部門的,後來我瞭解到,施樂會只是一個民間組織,要想辦法養活自己,慢慢地就理解了。”
  “施樂會客服人員的基本工資很低,只有1000多元,“置頂費”與工資收入掛鉤。拿到的“置頂費”越多,提成越高。”他說,最多的一個月,他曾見有人拿到過萬元以上的工資。“施樂會運營了七年多了,以前都是有企業在支持,現在沒有支持了,網站要運營,需要錢,沒有錢,怎麼能繼續做下去?”因此,劉秉元認為收“置頂費”並無不可。
  成都商報對話施樂會會長:
  沒有誰規定
  做慈善必須是無償的
  11月3日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浙江金華,與施樂會會長方路面對面。
  成都商報記者(以下簡稱記者):施樂會的運營成本從何而來?
  方路:部分是企業捐贈,部分是愛心網友捐贈。
  記者:多名受助者反映,施樂會向他們收取高額“置頂費”,用以將求助帖排在靠前的位置?
  方路:受助人怎麼可能拿錢給施樂會?當然,不排除那種情況,即受助人讓自己的親朋好友註冊一個賬號,捐錢幫他置頂,這個我們沒法分辨。
  (在看過成都商報記者出示的相關打款憑據後,方路承認,確實曾向受助人收取過“置頂費”)
  方路:這個“置頂費”我們確實收過一段時間,從今年年初到5月,之後就沒收了。
  記者:據受助人反映,直到現在,施樂會仍然在收取“置頂費”?
  方路:不可能。
  (對於受助者在5月後的部分打款憑證,方路說,無法證明那些錢是打給施樂會的,可能是已經離職的客服人員的個人行為)
  記者:收取“置頂費”主要是出於什麼考慮?
  方路:施樂會從開始到現在,都是一個“輸血型”的機構,都是靠外界支持才能維持運轉。這也導致前五年,施樂會的發展一直不溫不火,根本沒有資金培養專業人才,沒有資金進行宣傳推廣。如果不推廣,怎樣將受助人的困難,在更大範圍內展示?
  記者:收取的“置頂費”主要用在哪些地方?
  方路:用來維持網站的運營和推廣。我們也有費用的支出,人員工資、場地租金、水電氣費……做慈善機構沒有誰規定是無償的。施樂會最開始創立時4個人,那個時候有企業資助,所有開銷企業來結賬。資助了6年半,以前資助我們的企業沒資助了。我們在網上設立“捐助施樂會”這個按鈕,就是希望全國的網友都來資助我們。
  記者:很多受助者質疑,施樂會收取的“置頂費”過高,甚至達到捐款的一大部分?
  方路:沒有那麼多的,推廣開銷很大的,在網上的推廣費用很高的。
  記者:施樂會收取的“置頂費”用,為何不公開?
  方路:以前確實公開了,要不網友怎麼能找到每天的“置頂費”明細?但現在我們沒收了,所以就沒有公開了。
  記者:此前,對於求助帖的排序規則調整,施樂會都會予以公佈。但2013年9月25日之後,施樂會再未公佈過,為什麼?
  潘旭苗(施樂會負責人之一):我們人員流動量較大,工作交接問題沒有做好,一些公告沒有發出來。
  記者:現在的求助帖靠什麼排序?
  方路:現在的排序規則是,一個求助帖得到一筆捐款後,將自動在首頁隨機排列。
  記者:對於網友“施樂會借困難人群斂財”的說法,你怎麼看?
  方路:斂財?我怎麼斂財?施樂會上每筆捐款都可以查。沒有誰規定做慈善必須是無償的。
  記者:部分受助者質疑46網是施樂會的“置頂網站”,認為46網和施樂會是“一幫人馬,兩塊牌子”?
  方路:46網是專門做網絡推廣的網站,我們只是普通的網絡合作關係。
  記者:為何部分施樂會的客服,同時也是46網的推廣人員?
  方路:這個情況我真的不知道,需要回去查一下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 王英占 攝影 鮑泰良(為保護當事人隱私,文中求助者及其家屬均使用化名)  (原標題:“置頂費”變形記:換馬甲繼續收錢?)
創作者介紹

木製傢俱

mp45mpylf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